秦天想到碧涛为何不离开,思绪瞬间开始翻飞。..cop> 不过最后却发现,任何假设好似都不可能,他对此人并不了解。

而后轻笑一声:“既然如此,为何你不离开?”

“我?”

一声呢喃,春草轻轻摇头:“我为何要离开,当年若非大人,我早就已经身陨,除却大人,再无任何亲人,就算有危险,我也不会离开!”

“佩服!”

微微抱拳,秦天的心绪暗暗有些感叹,春草的修为不过青云,竟然还敢留在赤霄,对碧涛,倒也对得起两人的主仆之情!

“噗”

一声失笑,春草带着些许笑意开口:“你别饶圈子了,你应该是想向我打探消息吧,你问便是,能说的,我告诉你也无妨的。”

本来还准备找借口的秦天顿时有些尴尬起来。

片刻后,尴尬收敛,轻笑道:“既然如此,那便先行谢过!”

停顿一会,双眼一眯:“我此时的确有个疑惑百思不得其解,不知可否解惑?”

“你问吧。”

文艺范美女衬衫秀美背堕落系写真

“前辈她既然之前便知晓有银羽族进攻,为何不直接离开,而是留在城池?”

“我不知道。..co

摇头否认一声,随即春草轻轻耸肩:“大人的想法很少对我讲,更别提如此隐秘的事情了。”

停顿一会,轻轻摇头:“你或许认为大人为何之前在赤霄城被攻击之时不出手,我告诉你,并非大人畏战,你可不要误会!”

“哦?那不知是为何,还请解惑。”

春草刚想说,眉头忽然一皱:“你等会,我去问问大人能不能告诉你。”

双脚一点,身形朝着阁楼方向疾射而去,留下满脸错愕的秦天。

画面倒转,阁楼。

刚到这里,春草便轻声开口:“大人,你在吗?”

阁楼中,碧涛缓缓睁眼:“他想知道什么,你知道的告诉他便是,你能知晓的,也无所谓是否透露。”

“好,大人那我这就去告诉他,省得他误会了。”

待到春草离开,碧涛走到窗口的位置,看着院落的方向,神色有些疑惑。

“奇怪,此人的修为的确只有无定境,为何为何我却感觉此人跟我同境,是错觉还是有什么我不知晓的原因?”

小院。

春草刚回来,秦天便轻笑:“怎么,前辈是否愿意告诉我?”

“大人说了,我知晓的消息告诉你也没有什么!”

停顿一会,带着淡淡的气恼出声:“不是大人不能出手,而是之前城主府传来消息不让大人动手,若是不然,银羽族敢进攻我们赤霄城,大人早就出手收拾他们了,我告诉你,别看银羽族的人多,要是大人出手,就此刻飘在天空的那些银羽族,大人最多三招就能将他们杀了!”

秦天的神色顿时一怔,城主府不让?

这是什么意思?

或许是察觉到他的疑惑,春草再度出声:“虽然我一开始不知,不过后来银羽族进攻的时候我发现,除却三大家族的人,其余没有加入家族的,好似大人这般,一个都没有出手,我猜测,城主应该只是不让没有家族家族的人出手,到底为什么我却是不知道。..co

“原来如此,多谢解惑!”

话语刚落,秦天转眼轻声道:“我还有一个问题,我的修为并不高,你为何会愿意为我解惑?”

“噗噗。”

轻笑几声,半晌后春草才说道:“当然是因为那个玉佩啊,我之前在远处看到你取出玉佩,那个玉佩可不是什么平凡之物,既然云夕小姐给你,你又不是云家的人,肯定是她的心上人,既然如此,我没有必要瞒你啊。”

秦天的神色顿时一怔,同时隐约间好似有些许的苦笑。

难怪以碧涛的修为会提醒更是让他在这里住下,难怪春草主动给他解惑可是,他对云夕,除却因为是来到起源界见到并且救下的第一个人,并没有太多的其他想法!

片刻后,悄然转头将视线看到城池中心城主府的所在,想要知晓原因,碧涛那里能不能知晓他不清楚,不过赤霄的城主肯定知道。

不过,赤霄城主应该不会告诉他!

一晃,三天时间过去。

三天时间,他一直没有离开院落,前往城主府的想法更是被他压下。

碧涛曾言,除却城主外,满城之人没有任何人是辛阳的一合之敌,那城主必然也是天罡境的强者,他此时不过无定境,凭什么让城主为他解惑,被敢出来恐怕都是最好的情况!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一声破空声。

转头看去,正好看到碧涛落下身形。

顿时起身,轻轻拱手:“见过前辈。”

“无需拘礼。”

话语落下,碧涛便目不转盯的看着秦天,视线一直未曾移开半分。

“前辈,不知可是晚辈有什么问题?”

“的确。”

本来只是岔开话题的秦天面色顿时一僵:“不知前辈之意是?”

碧涛的眉头顿时一皱:“你的气息,很古怪。”

“还请前辈直言。”

“我观你的境界,必然是无定无疑,不过你的气息却给我一种地煞境的错觉,我沉思三天,一直未能得出结论,此时观察,仍然还是没有线索。”

秦天闻言,瞳孔瞬间一缩。

原因为何,他很清楚,他的境界本就是地煞境,之所以此时是无定境,不过是因为他跨界而来,神格被起源界一道雷霆击毁,大道虽在却也没有丝毫的头绪。

按照梦蝶之言,他的大道要么是错误的,要么便是虚幻,更是因为如此,他对突破一直没有半点的线索!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来这起源界差不多接近半年的时间,修为还停留在无定境,迟迟没有恢复半丝修为的模样。

想到此处,顿时抱拳:“前辈,实不相瞒,在下修炼至今一直都是孤身一人,也许是因为我孤身修炼导致感悟有问题才会造成这种错觉。”

“不,就算是修炼出错,也断然不可能会给我这种诡异的感觉才对,地煞境跟无定境,天地之别都难以诉说其中万一。”

停顿一会,轻轻摇头:“或许你无法理解,我这么给你说吧,如若我要杀你,甚至都不需要动手,只需要一丝气机便能让你身首异处,如此大的差异,不应该在你的身上出现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