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这个小插曲很快过去,两人来到了市长家的别墅门口。

不愧是市长家,屋子果真气派。且不论门口的一大片花海,光是这别墅的占地面积就足以惊人。两人面面相觑,这屋子看着生机一片,哪里有半点家里办丧的悲伤气息?

秦敬言上前摁响门铃,来迎接的是一位佣人,“请问二位是?”

“你好,我叫秦敬言,今天过来是想要特地慰问一下龙市长。”保险起见,秦敬言刻意没有介绍徐安好。生怕佣人听了这个名字,提起扫帚就要赶人。

佣人微微点头,“好的,请在这里稍等片刻,我进去通知一声。”说着,佣人就施施然的虚掩上门进去了。

在这样略显压抑的气氛中,徐安好苦中作乐的说道,“你不觉得到了这里,感受到了一股古代人的气息么?”她指的是刚才那位客客气气的佣人。

秦敬言点了点头,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如果不是反复确认过地址,我真以为走错地方了。他们看似挺闲情逸致的。”至少从刚刚那位佣人脸上,他们没有看到半分的悲伤。

不多时,佣人再次推开了门,她后退一步。礼仪周到,“二位请进。我领你们去见我家先生。”

先生?这称呼越发怪异了,这个年代了还有这种叫法?徐安好皱紧眉头,多看了那佣人一眼,发现至始至终佣人脸上都带着适宜的微笑,服务起来简直比空姐还要周到。

两人尾随着佣人穿过一条长廊,又绕过一座争奇斗艳的花园,这才来到所谓的后庭院。佣人走到一扇镂空雕花木门前,轻轻扣了三声,没吭声就领着他们走了进去。

这情景这氛围犹如做梦一般,有那么一瞬,徐安好甚至怀疑下一刻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会是皇后娘娘老佛爷之类的皇亲贵族。

这一间似乎是书房,最先入目的是大大小小的书柜,书本整整齐齐的排列着。屋子里点了檀香,淡淡的,让人闻了莫名喜欢。

甜甜学生孔安花裙淑女风来袭

一转身,几人便看到坐在椅子上的龙市长,他满脸悲恸,单手扶额,一副伤心到极致的样子。

看见几个人影投落在书桌前,他这才抬头,“秦先生?坐吧。这位是……”龙市长看清徐安好的脸,脸上的神情顿时为之一变,“徐安好?你来这里做什么?”他的语气就好似徐安好就是杀害他儿子的凶手一般。

徐安好后退一步,解释道:“龙市长您别激动,我们今天过来并没有恶意,只是想要向您了解一切事情。”

龙市长冷哼一声,“了解事情?人是你们工作室的员工杀的,这件事已经证据确凿。怎么,还想要开棺验尸不成?可怜我儿子年纪轻轻,不久就要娶妻生子了,没想到你们竟然这么恶毒!”

眼见着情势不对,秦敬言站出来,他一只手摁在徐安好的胳膊上,呈防护状态,“龙市长,对于您儿子的遭遇我们深表遗憾,只是有件事我们今天来了,就不得不说。关于郭恒杀害令郎一案,这件事与安陆工作室并无干系。希望龙市长可以网开一面,放过这家小小的工作室。”

秦敬言这话无疑是火上浇油,龙市长气得拍案而起,“我儿子已经死了,你们却还在这里计较个人利益,简直是恬不知耻!”说着说着,他竟老泪纵横,手腕上的佛珠也随着他的动作索索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