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天的身形刚后退,幻影便好似看到斩杀的机会,翻腾而起又是一剑,朝着秦天的脑袋而去。

“想杀我,就一个幻影还不够!”

双脚一点,秦天强行将来袭的力道给震散,而后身躯一跃而起到达长空,一剑横空。

“吼!”

一声咆哮,幻影再度斩出。

“嘭嘭嘭”闷响声不断,幻影的剑和秦天的残月剑不断的在天空碰撞,每一次都会带出漫天的花火。

三息后。

“九重喋血破!”

在即将碰撞之时,秦天忽然使用杀手锏九剑合一,幻影来不及变招,双剑当场便碰撞到一起,秦天更是顷刻便将幻影给震退。

也就是这个时候,之前被幻影逼退的剑影无声无息的落下,悄然斩过幻影的身躯,当场便将幻影打散。

他,赢了。

此时秦天感知着体内充裕的灵力:“也就是在这个禁制中,若是在外界,我当真是青云境,恐怕我的灵力早已经枯竭吧.”

春意黯然销魂

一声呢喃落下,秦天转而再度朝着旁边的幻影冲去,他要以战走上炼心路,看看他要走的炼心路到底是什么。

一晃,悠悠三十年时光过去。

三十年中,秦天的人生只剩下一件事,战!

不断的和幻影战斗,忘却一切,忘记外界的所有事情,忘记梦蝶的算计,算计血杀异族,忘记炼心路,剩下的唯有最本能的动作,斩杀幻影冲向下一个幻影。

“斩!”

一剑出,秦天身形的一个幻影被残月剑斩成两截。

秦天正待冲向下一个幻影,身躯忽然硬生生停下,一股玄妙的感觉自内心浮现。

心神微转,一股更加玄奥的意境到来,他看到,那个朦胧的路径此时变得更加朦胧,同时还发现,那路径上有极其繁多的岔道。

每一条路都是一种不同的结果,无人告诉他,他自然而言便知晓。

“这便是炼心路吗?”一声呢喃,秦天的面容露出些许久违的笑意,他在这禁制中厮杀如此久的时间,为的不就是这一刻吗?

选择哪一条?

沉吟片刻,秦天的眉头悄然一皱,他无法看到每一条路都代表什么,对他而言,每一条路都是位置,甚至没有参考。

“撞运气的选择?应该不可能吧。”

一声呢喃,秦天缓缓闭眼继续不断的感知路径。

不知多久后,他忽然发现一丝淡淡的错觉,他好似发现,最中心有一条路,对他有一种淡淡的吸引之感,若非他在全心感知,恐怕都无法察觉到那牵引之意。

直觉告诉他,那一条路应该是对他而言最为有利的。

不过秦天并未直觉选择,而是继续感知,他想要看看,会不会继续出现其他的变化。

时光悠悠,又是一年时间过去。

一年间,秦天没有做其他的任何事情,将心绪尽皆都放在朦胧的炼心路之上,不过让他失望或者是放松的是,唯有最中心的道路在不断的吸引着他,除此外,这一年的时间,其余的路径好似显得更加平凡,牵引之意更加越加的强盛。

“想来,这或许就是对我最为有利的路吧?”

不确定的话语落下,秦天将心神进入汇入那中心的道路。

“轰隆隆”好似一阵阵轰鸣声在他的心绪中回荡,而后他看到,其余无数的道路悄然开始崩溃,每崩溃一条路,最中心的路便会强盛一分。

待到其余的路径尽是消失唯有最后一条的时候,那路径已经变得极其浩大,秦天更是恍惚间看到那路径尽数将他的心神尽数占据,更是好像看到那上面有着些许淡淡的画面,看不清,道不明,无法分辨。

“这便是我的炼心路?”

呢喃刚落,一股玄奥的意蕴到来,秦天更是不由自主的便明白,他的炼心路,非其他,而是一道幻境。

他若能走出幻境,便能水到渠成的突破十方仙府,若是走不出,他或许会被永远的困在幻境,又或者是其他不可知的结果。

更是明白,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进入幻境!

“现在进去?”迟疑许久,秦天悄然放弃,他准备去问问七情,此时路径已经出现,如何突破也已经明悟,和七情交流交流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想到这里,悄然开口:“仙君.七情,可在?我要离开。”

一息后。

一个个幻影瞬间消散,而后画面倒转,秦天发现他再度回到之前的所在之处。

倒是七情此时的神色变得复杂:“没想到竟然会花费如此漫长的时间才能走上炼心路,在我预计中,本以为最迟十年便能走上去呢。”

“呵呵。”轻笑一声,秦天并未回答。

其实,他应该是明白为何,如若不出意外,其实应当是幻影实力不够,虽然幻影的实力也很强,不过相比而言却不够,他基本都能将之战胜,对于他的效果太低,若是每一个幻影都和他的实力等同,根本无需三十年。

七情援手对他而言本就缩短无数的时间,他还有何不满足,此事无需言明。

沉吟片刻,秦天转而轻笑:“或许是因为我的天赋不行吧,故而才会浪费这么多时间,让失望,我倒是颇有些过不去。”

“无妨的。”

停顿片刻,七情的目光转而变得热切:“既然出来,想必是已经知晓炼心路为何,不如告诉我?或许我还能对有什么帮助呢?”

“多谢,我也正有此意。”

沉吟举措一会话语,随即秦天低语:“我的炼心路是一道幻境,我若能走出幻境便能突破十方仙,只是幻境是什么我不清楚,我想问问,对于这个需要走过幻境的炼心路,可有何教我?”

“这”

迟疑片刻,七情才摇头:“我无法给建议,炼心路选择幻境的人本就极少,据我所知,在幻境中一切抉择都会代表着什么无法预测的事情发生,而且幻境变化无常,什么都有可能出现。”

“秦天不懂,七情直言如何?”

“可。”

沉吟一会,七情才开口:“我能说的是,在幻境中,无论做什么,都要去遵循本心做抉择,那虽然是幻境,不过却也是炼心路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