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儿的身影,敏捷的跳入剑阵,海棠红的纱衣立刻开出一朵朵美丽绚烂的海棠花。

邪祖的凝神分辨着哪朵海棠花是宝儿的真身,哪朵是他的虚身。邪祖的眼睛发出金灿灿的光芒,穿透在每一朵海棠花上。然后眼底浮出邪恶的笑意。伸出手去抓宝儿的真身。

此时此刻,宝儿已经将玉娇龙灵根驱除体外,与剑阵融合,当邪祖伸出手应付他的真身时,玉娇龙忽然从剑阵里腾飞而出,霸道的玉娇龙龇牙咧嘴,露出锋利的牙齿,猛地朝邪祖手上狠狠的咬了一口,然后快速的撤离,掩藏在海棠花朵中。

剑阵瞬间改变阵法,邪祖吹了吹巨疼的手,立刻鲜血淋漓的手恢复如初。只是宝儿这个举措却彻底激怒了邪恶的邪祖,“聪明,狡猾,腹黑。不愧是玄冥的儿子。”

邪祖张大嘴,嘴里忽然飞出来许多邪恶的魔鬼,他们肆意的娟狂的大笑着,他们用尽全力摧毁着宝儿的剑阵。

宝儿望着这些穿着黑色袍子的魔鬼,脑海里忽然想起很多年前,他遇到无天神尊的时候,那时候无天身上也是带着这种毁天暗地的黑色属性,而他们遭遇了穹天劫,才将无天彻底唤醒。

无天是他的外祖父,有亲情维系着,尚且如此难以应付,今日却一下子钻出来这么多魔鬼,他们都是被邪祖洗脑,被邪祖利用的灵魂。他们本性或许并不坏!

面对这群魔鬼,宝儿反而犯难。

就在宝儿神游太虚的时候。剑阵忽然崩塌,隐身的海棠花全部显现出来,邪祖的无敌大手捉住宝儿的灵根。

宝儿面色仓皇的望着邪祖,倘若邪祖炼制了他的灵根,他必然只有一个选择:毁掉真身,绝不助纣为虐。

邪祖的手用力掐住玉娇龙的脖子,每次用力一分,宝儿就感到自己的真身窒息一分。

宝儿此刻有些绝望,前所未有的绝望,他闭上眼睛,悄悄的念着自毁咒。

春天到了 美女也来了

凌乱的剑阵如满血复活了一般,忽然移动了起来。宝儿听到宝剑摩擦出来的脆生生的哐当声,禁不住好奇的睁开眼睛。

就在这时候,他看到剑阵从新凝聚为一把泪殇剑,泪殇剑射出强烈的红色光芒,剑径直飞向邪祖的眼睛。

邪祖为了防备泪殇剑的袭击,手上的力量不得已松了一分,玉娇龙嘶吼一声,声音震天动地,敏捷的玉娇龙瞬间逃离出邪祖的魔爪。

宝儿立刻与玉娇龙合二为一,此刻,宝儿一脸心悸的望着泪殇剑,邪祖的手上燃烧着蓝色的幽冥之火。宝儿早有听闻,幽冥之火可摧毁人世间一切事物。

宝儿的心悬到嗓子眼,倘若泪殇剑有个三长两短,阿姐必然不能保全,而他,再也没有活下去的信念。

“阿姐!”宝儿默默的念叨着。

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宝儿做出了一个决定,与泪殇剑共存亡。

宝儿施展出大元境的所有功力,似飞蛾扑火一般,悲壮的扑向泪殇剑。

邪祖眼底漫出一抹惊喜,倘若吞噬了宝儿的大元境功法,邪祖的奴隶阵营里无疑多了一名得力大将。

有宝儿助他攻夺九州,何愁不能击败佛主?到时候他就能问鼎苍穹,耀武扬威了。

思及此,邪祖酝酿出全部邪恶的力量,去迎接宝儿的到来?

泪殇剑与宝儿几乎是一同抵达邪祖跟前的,泪殇剑插在邪祖的心脏上,宝儿却飞进邪祖的嘴里。

只是宝儿万万没有想到,泪殇剑本就是一把魂剑,最后关头,泪殇剑感应到强大的危险,魂,剑分离,一抹红色的倩影从剑里飞出来。

宝儿的大元境在进入邪祖的嘴里便开始爆破,只听碰的一声巨响,瞬间山呼海啸,电闪雷鸣,九州的天气都变得异常恶劣起来。

玄州界门外,花悦城扛着九儿来到门口,看到被天罗地网笼罩的花弄影,花悦城十分开心,“弄影,看到还活着真好。”

花弄影却一脸漆黑,冷声命令花悦城,“快帮我解开绳子。”

花悦城摇摇头,“不可,我爹娘说了,他们去对付邪祖,凶多吉少,很有可能会转魂复生。而我们必须好好的活着,永远记住他们,这样才会在将来的某一天重逢。倘若我们也去送死,那我们的亲情就真的分崩离析了?”

花弄影很是无语的朝花悦城翻了一个大白眼,“是傻子吗?动动脑子。他们去对付邪祖,不会死,只会魂飞魄散!”

花悦城的笑在唇边凝结,“别那么悲观……”

花弄影朝他怒吼起来,“我父皇母后,还有的爹娘,他们是什么人,还不知道吗?他们是神凤一族,神凤是最忠诚的卫士。只要他们魂魄不灭,就一定会和邪祖战斗到最后一刻?只有灰飞烟灭,决斗才会终止?”

轰隆隆……

无尽的苍穹,忽然被一道闪电撕裂成两半。

花悦城整个人呆在原地,花弄影的话让他如醍醐灌顶,终于明白自己错的多么离谱了。

倾盆大雨,泼在他的身上。

花悦城望着天,淋着雨大喊了一声,“爹,娘——们怎么能骗我?”

然后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懊恼,悔恨合着泪水一起在脸上恣意肆虐。

花弄影闭上眼,将眼泪使劲的关了回去。他不相信眼泪能解决问题。他是玄州神凤国的太子殿下,从小,他就知道眼泪只是懦夫才有的特权。

“放了我。悦城。”花弄影最后一次请求道。

花悦城爬过来,他刚要解开天罗地网时,皇后娘娘的两个婢女立刻走上前阻止他。

“公子,不可莽撞。此乃皇后皇上的意思,若是解开天罗地网,便是抗旨。可知后果吗?”

花悦城冷笑起来,“后果?我倒希望皇上皇后能够活着过来惩罚我,哪怕杀我也可以,只要他们安然无恙的回来。”

两个奴婢一怔,花悦城这是铁了心要抗旨不尊?她们又该怎么办?

花悦城失魂落魄道,“们放心吧,皇后就算要怪们,恐怕也没有机会惩罚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