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在白宁大人的王巢里岂容尔等胡乱斗强?!大人已为决斗者设立了专用的置战台,你们随我来,我带你们过去!”就在怪头魂鬼和鳌头魂鬼剑拔弩张之时,左士一个闪身从白宁鬼室旁快速闪烁到了二鬼之间,面色一沉,冷冷地冲着二鬼说话道。

“置战台?”就在左士说话之后,二鬼各自收起了身上的气势,转头望向了突然闪身到自己的面前左士,都露出一脸疑惑不解的样子问道。

“嗯,是白宁大人借尸在这暗窖王巢里布设下的,就是为了供你们决斗之用,省得你们损坏了这王巢里的东西,伤到白宁大人及其它大人,所以你们随我来便是了。”见二鬼皆露出一副不解的表情,左士一边揉搓着下巴,一边向鳌头魂鬼和怪头魂鬼说明道。

“既然是大人的要求,我们顺应便是。”听到左士的说明,鳌头魂鬼和怪头魂鬼皆冲着左士和白宁鬼躬身应道,随后跟在左士身后,等待着左士引路。

其实那置战台也在白宁鬼暗窖五层的鬼巢里面,只是不在白宁鬼的王巢附近,而是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在那个角落,白宁鬼用古旧的酒缸和一些腐败的蒲席临时搭建了一个一米多高的平台,并在平台的四周布设了些特殊的魂力禁制,显然是为了防止魂鬼争斗时的余波影响其它鬼众,提前备好的一些手段。

“好,你们跟上我就是了,而且除了它俩,你们有谁也想跟随白宁大人去登那风缘鬼宴的,也一并跟过来吧,因为只有胜利之后的强者,才能获得那份至高的荣耀。”见鳌头魂鬼和怪头魂鬼乖巧地跟在自己身后,左士眨了眨它那泡眼,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冲其它还没有报名参加决斗的魂鬼也开口建议道。

左士说完话后,一众鬼群像是被点燃了一般,瞬间沸腾了起来,都挤挤攘攘地跟到了左士身边,等待着左士引路,显然在场的很多魂鬼,无论什么级别,都想一睹那风缘鬼宴的风采,或者说是想到鬼宴之上分一杯羹,好让自己有机会达到风缘城的鬼蜮顶端。

众鬼集结之后,左士先向白宁鬼点头示意了一下,在得到了白宁鬼的回应,便带着鬼巢里的一众魂鬼向着暗窖五层深处一个漆黑的角落里走去,走了大约几分钟,就到了那用酒缸和蒲席搭成的置战台前,伸手对着置战台隔空一招,置战台上白宁鬼设下的魂力禁制便打开了一个门型的小洞,小洞的大小似乎能随着左士的指示进行改变,在改变成适合鳌头魂鬼和怪头魂鬼的体型大小左右,鳌头魂鬼和怪头魂鬼便陆续登上了那置战台,剑拔弩张地准备决斗。

“在战斗开始之前,我先代白宁大人给大家讲一下此次决斗的规则,首先,白宁大人是主审官,

所有的决定都由白宁大人做最终敲定,我和右士有幸被大人选为此次决斗的裁判员,会根据决斗的情况来给白宁大人提供一些建议,帮助白宁大人选择参宴之鬼;其次,战斗无眼,生死在天,所以你们战斗之中若出现魂飞魄散的情况,大人和我们也不会出手相助,因此,你们在选择是否登台的时候,希望可以细致斟酌,不要逞一时之意,最后命丧黄泉,你们可都是大人的助力,你们要是死了,大人可是会伤心的;最后,战斗之中是可以投降的,若是对手投降,即为战斗终结,对战者不可再下杀手,否则白宁大人会以雷霆手段将其灭杀,当然,若是投降,便也失去了跟随大人赴宴的机会,还望大家好好掂量。”在鳌头魂鬼和怪头魂鬼登上置战台之后,左士再次把置战台上的禁制恢复,随后向二鬼以及四周其它观战魂鬼细致地说道。

“明白了,左士大人,不过小的还有一事不明,想请问左士大人,这次的决斗有没有什么手段上的限制?还是说可以像在外面一样自由战斗?”听完左士的说明,怪头魂鬼在置战台上向着左士望去,因为左士是白宁鬼的代理,所以其恭敬地向左士开口问道。

“没错,这不是切磋,而是真正的搏命,为了彰显出你们的综合实力,所有手段都可以使用,白宁大人没有设下任何限制,你们只要上了台,尽情的厮杀就是了,直到又一方死亡或者求饶为止!”听到怪头魂鬼的问话,左士脸上先是露出阴冷的一笑,随后冲怪头魂鬼道。

小清新美女盛夏街拍图片

“哈哈,太棒了,那我就可以痛痛快快地折磨它了……,左士大人,快宣布开始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左士回答完,怪头魂鬼直接兴奋地叫出了声,随后用章鱼一般的手臂指着对手鳌头魂鬼,狞笑着说道。

“是吗?那好,开始吧!”见怪头魂鬼兴奋了起来,左士撇了撇嘴,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但也宣布道。

就在左士宣布之后,怪头魂鬼眼睛一眯,嘴角一咧,整个灵魂之上突然生出无数只带刺的触手,二话不说就冲着鳌头魂鬼席卷而去,在有范围限制的置战台上,将鳌头魂鬼逼至了一个无法继续躲避的角落里,眼看就要把鳌头魂鬼给团团束缚。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鳌头魂鬼发现自己已无路可退之时,突然嘴角怪异地一扬,整个魂躯莫名消失在了原地,等到下一秒,再次出现的时候,魂形已经缠绕在了怪头魂鬼的身上,虽然鳌头魂鬼那蟒蛇一般的身子被怪头魂鬼的触手尖刺扎伤了不少地方,但也把怪头魂鬼紧紧勒住,鳌口一下子咬在了怪头魂鬼的脖颈之上,把怪头魂鬼咬得似乎是中了魂毒一般,整个魂躯疲软无力,奄奄一息地瘫倒在了置战台上。

“不错,战斗结束,歧蟒获胜,临时获得登宴资格!”见狂妄不已的怪头魂鬼瘫倒在了地上,整个灵魂中毒之后濒临死亡,左士摇了摇头,随后用手指着虽然受伤但依旧能稳站台上的鳌头蟒身魂鬼,简单宣布道。

“一个可以部分魂躯化形分裂、一个可以制造假象分身和施展魂毒,这些魂鬼的招式还真是千奇百怪呀……”望着台上的战斗开始没多久便已经分出了胜负,张嫌眯了眯眼睛,冲旁边的班蝶用魂力传音道。

“嗯,你们魂师需要修习才能使用魂技,而魂鬼则不一样,魂鬼在互相吞噬之时就可能随机领悟一些魂技,领悟魂技的过程不像你们那样拥有某种固定的章法,所以就会出现千奇百怪的情况,有的时候会领悟到极强的魂技,有的时候也会领悟一些几乎无用的魂技,但是有用无用其实还在于各自的开发,魂技的开发的程度和组合搭配决定着一个魂鬼的强大程度。”听到张嫌的传音,班蝶点了点头,随后向张嫌说明着。

“魂师的魂技大都是按照已有的套路进行研习,而魂鬼的魂技是在吞噬结合的过程中随机生成……,原来如此,原来是这个意思,我好像明白了什么……”班蝶说明之后,张嫌露出了一脸兴奋地表情,冲班蝶回应道。

“明白了?你明白什么了?”见张嫌突然兴奋了起来,班蝶不解地问。

“明白了什么才是所谓的‘创新’和‘创造’,假如这世界上的规则都是固定的,也就是那些客观存在的公式定理,那么人们口中的‘创新’并不是真正的创新,而是找出那些未曾发现却一直都存在于世的公式和规律,比如牛顿发现了引力,并不是说在他发现之前这个世界不存在引力,只是引力被他以更具体的形式找了出来而已,就像寻宝一样,那么这世间所存在的一切规则公式,以及用那些规则制造出来的衍生品,其实都是已经存在的,算不得创新,只能说是新发现和新利用而已。”张嫌突然联想到了什么,恍然一般向班蝶继续传音道。

“你的意思是说这世间以诸般状态存在的所有魂技也是早就客观存在的,只是被魂师或者魂鬼发现了而已?”班蝶似乎明白了张嫌的意思,皱了皱眉头问道。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你刚才说了,魂师的魂技大都是按套路进行研习,因循守旧,那么就像人群之中流行的一些常见技能和手艺一般,延续着曾经创造出来的旧规则或旧发现进行传承,而那些所谓的新科技,则更像是魂鬼之间互相吞噬,随机融合出的一些新鲜招式,当然,这些招式有强有弱,就和人类之中一些新兴科技用处大小不尽相同一般,但是总归也算是新发现,或者说是‘创新’了

。”张嫌点了点头,随后比喻道。

“发现新的规则,并融入到已有的规则里进行组合和利用,就实现了新兴事物的产出,好像我之前领悟新魂技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难不成我们所会的魂技都不是我们创造的,而是天地之间没来就存在的?怎么越想越觉得恐怖呢……”听到张嫌比喻,班蝶回忆了一下它过去吞噬魂魄领悟魂技的过程,满脸惊恐地向张嫌回应道。

“那就先别想了,我们现在还身处白宁鬼巢之中,别分神漏了破绽。”见班蝶的表情有些夸张,张嫌赶紧打断班蝶的话语,向班蝶提醒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