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牛奶说:“我这么做都是因为生活给逼的,以前这些马扎尔人,都要给我们的大佬主动缴人头税。现在,我们大佬的军队被唐军给剿灭了,这些人就犯上作乱,不肯给我你们上交钱财了。我们办一办他们,有什么不可以。”

和郭勺子一起行动的胡怒说:“你们这些混蛋,你们简直是一群该杀的人。你们这些小子,为什么要和大唐的汤章威将军作对,你们知道不知道,你们现在这样的行为就是在作死?”这个家伙是大唐的马扎尔总督韦婉儿在马扎尔地区的一个探子,他对那些违反大唐律法的事情,简直感到无法容忍,可是尽管他已经很努力了,可是这种事情仍然是层出不穷。

韩牛奶手下的那些马扎尔人笑着不说话,只有韩牛奶说:“你这个疯子,我们这些的这些马扎尔人战士,他们如果不找那些普通的马扎尔人要钱,他们吃什么喝什么?现在这些人为了生存,他们什么都做的出来。这些人必须学会生存,而且也必须生存。”

汤章威正在佩斯城里宴请那些大唐新移民,和那些大唐商人,在马扎尔人中的一些头面人物他们也出现了。

当然,这些马扎尔人吃着熏肠,和各种各样美味的食品时,他们简直感觉自己上了天堂。

他们的桌子上食品很丰富,有乳鸽,有鹅肝酱,还有橙子和酱牛肉,以及野猪肉,无数的马扎尔人美女端着盘子在一边伺候着他们。

有些年轻人,开始在桌子上亲嘴了。

那些老资格的人,看不惯那些年轻人,他们不由得说:“真是世风日下,在布达城,我们可看不到这些人在桌子上亲嘴。这些人都是体面的家庭出身,他们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呢?

汤章威对此则并不在意,他知道年轻人都是这样的。

如果,一个年老的人看见年轻人不顺眼了,只要那些年老的人不是在做一些让人感到恶心的动作,和危险的事情,那就是老年人的不对了。

所以,汤章威和大家开心的吃着喝着。不过,在宴会里,也出现了一些不协调的声音,许多人建议统计一些最近那些马扎尔人劫匪造成的损失。

因为那些马扎尔人劫匪,实在是无法无天了,他们杀死了许多尊敬守法的大唐百姓,和许多马扎尔商人。

长袖蕾丝裙少女清秀迷人户外写真

汤章威站了起来,他对那些人说:“你们不要担心,我们一定会帮助你们的。”

事实上,汤章威早就派出了许多探子,可是,这些探子要么是没有来得及找到这些马扎尔人匪徒,要么是找到那些马扎尔人匪徒时,他们的行动有些晚了。

所以,当韦婉儿的手下,以及郢州城的四大名捕郭勺子他们无法马上获得成功时,汤章威也只能泛泛而谈,他虽然安慰了那些人,却无法拿出具体的解决方案。

公爵夫人莎拉寇娜带着大量的自己手下,居然豪情万丈的说:“我一定能够帮助汤章威来解决这个问题。”

果然,这个女人带着她那支韦由基训练过的部队,去对付那些马扎尔人匪徒了。

唐昭宗知道公爵夫人莎拉寇娜和自己许多次擦肩而过后,非常后悔,他立即从布达城外面赶到了布达城。

唐昭宗一见公爵夫人莎拉寇娜就笑容满面,他对公爵夫人莎拉寇娜说:“当初,那些马扎尔人的围攻下,我扔掉了你,是我的不对,现在我已经后悔了。”

公爵夫人莎拉寇娜说:“谢谢你,可是现在我要率领一支部队对那些马扎尔人。这些人要比维京人更坏,现在他们实际上是马扎尔平原上的最大威胁。”

唐昭宗说:“当初,我离开你,是我最大的遗憾,我觉得我对不起你,我们还有复合的希望吗?”

公爵夫人莎拉寇娜说:“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对付敌人,我们现在的压力很大,可是我不愿意认输。”

唐昭宗对公爵夫人莎拉寇娜说:“你不要着急,对付那些马扎尔人不在于一朝一夕,我们这些人总有机会对付他们的。”

公爵夫人莎拉寇娜说:“可是,我们也不能坐等机会的过去,我们这些人总是这样的胆怯,我相信过一段时间,我们还是能够对付那些敌人的。”

唐昭宗说:“那我到时候和你一起去对付那些马扎尔人。”

公爵夫人莎拉寇娜说:“陛下是万金之躯,你切莫不可以轻举妄动。”

唐昭宗说:“无妨,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其实是无所谓的。”

所以,唐昭宗他们就向韩牛奶等人所呆的地方冲去。

这个时候,郭勺子等郢州城的四大名捕,和大唐马扎尔行省总督韦婉儿的手下,一起朝他们冲了过去。

公爵夫人莎拉寇娜率领大量的人围住了韩牛奶这些人,韩牛奶他们这些人用尽了心思,就想从布达城里搞到足够的粮食,和其它资源,他们耍尽了手段。

遗憾的是,他们却没有想到在自己故乡的原野上建立一个自己的家。

不过,在公爵夫人莎拉寇娜和唐昭宗,以及郢州城四大名捕的围剿下,韩牛奶他们居然还是跑掉了。

虽然逃掉了性命,可是韩牛奶抢到的金钱,被公爵夫人莎拉寇娜他们的大军截胡了。

这让韩牛奶他们感到十分郁闷,这些人从来没有想过,他们费尽心思抢回来的东西,部被唐军拦截住,他们白白辛苦一趟。

当然,公爵夫人莎拉寇娜对自己的行动也不满意。

加上唐昭宗不停的哀求和她复合,可是公爵夫人莎拉寇娜并不愿意和唐昭宗再走到一起了。

公爵夫人莎拉寇娜用了许多借口,才

摆脱了唐昭宗。

当公爵夫人莎拉寇娜重新见到汤章威后,她向汤章威检讨了自己无法控制住韩牛奶等人的错误。同时,公爵夫人莎拉寇娜告诉了汤章威,自己不想再和唐昭宗在一起了。

汤章威点点头,对公爵夫人莎拉寇娜说:“这个社会,这个时代,有无数的人都想风光,可是他们也不想想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韩牛奶的事情不能怪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