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锦一边看表,一边笑道:“昨天晚上不是跟说了吗?我要参加慈善基金成立会,许多大人物都会出场,我希望能拉到更多的资金。”

“我陪去吧。”林萧笑嘻嘻地说道。

老婆打扮这么漂亮,万一有人有什么不好的想法怎么办?

“今天没别的事吗?”南宫锦古怪地看着他,对他全身上下的打扮着重扫了一圈。

“没有!”林萧很果断地摇头。

“行吧,”南宫锦犹豫了一下,“换身衣服吧,我不是给买了几套西装领带吗?”

出席重要场合,南宫锦又是全场的焦点,她怕别人又说三道四。

林萧在高层圈子里名声本就不好,吃软饭的废物、靠女人上位,尤其南宫林少软饭王的称号更是经久不衰。

过去南宫锦自然不在乎,巴不得林萧被别人鄙视一通,然后自己灰溜溜滚蛋。

今时不同往日,南宫锦不想别人说林萧哪怕一个不字。

理解到南宫锦的苦心,林萧想了想马上点头道:“行!我马上去换衣服!”

林萧的动作也是神速,几分钟后就换装完毕。

活力阳光下的清纯美少女操场写真图片

当他出现在南宫锦面前时,从未有过的感觉在她心中迅速升了起来。

得体的西装,铮亮的皮鞋,配合林萧笔直挺拔完美无暇的身材,简直比世界上最厉害的模特还要让人赏心悦目。

这次轮到南宫锦看呆了。

“,穿西装还蛮好看的呢。”南宫锦弱弱地说道。

林萧却觉得很是别扭,他活动了几下胳膊,苦笑道:“穿这玩意儿真是煎熬啊,穿成这样能打架吗?”

南宫锦哭笑不得,狠狠瞪他一眼:“怎么就知道打架?事情就不能用和平方式解决吗?”

林萧走下楼梯,随意地耸动肩膀,意味深长地说道:“有些事只有拳头才能解决,而这个世界上钱不是万能的,只有拳头才是万能的!”

“歪理邪说!”南宫锦翻个白眼,转身往下走,“赶紧去吃饭,我还要先去公司一趟!”

两人吃过饭,老张开车把他们送到公司。

慈善基金成立会定在上午十点,到时还有市里的领导出席,方方面面的有关人员也要参会,所以还算比较隆重。

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后,林萧开车载着南宫锦来到辉煌大厦。

参会人员正在陆续来到,停车场豪车遍布,像什么兰博基尼、法拉利等等都是寻常货色,劳斯莱斯也不是什么稀罕物,工作人员正在有条不紊地安排车位。

由于不清楚来人身份地位,工作人员只能按照车辆的好坏来区分,特等豪车自然享受更宽松敞亮的车位,次一点的就要等待特等豪车选择完毕之后才有自主选择的机会。

车主司机们也没啥怨言,毕竟今天说是慈善会,其实不过是炫富攀比会,大家心照不宣,都是看在南宫锦这个镇南第一美女的面子来的。

林萧开着南宫锦刚买的奔驰商务车,在今天参会的所有车型里,算是最低那一档次的车,工作人员连正眼都不看,挡在车前,一直任由其它豪车不断进入。

嘀嘀嘀!

林萧一个劲儿地按喇叭,工作人员刚开始还很有礼貌,后来直接不耐烦地喝道:“按什么按?等一会儿不行吗?”

“凭什么让我等?一会儿没车位了,让我停在大街上吗?”林萧被气笑了,这家伙简直狗眼看人低。

工作人员是个小姑娘,长的眉清目秀,说话却是尖酸刻薄,冷笑道:“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今天来参会的都是什么人物不知道吗?让那些大人物停好车才能轮到!”

“我也是参会的好吗?”林萧瞪着她。

小姑娘低头看一眼林萧的车牌,镇O11128,然后又扫了眼正在眼前通过的劳斯莱斯幻影,车牌号镇O66666,回过头来看向林萧,鄙夷的眼神已经很明显了:“等着吧,会轮到的。”

林萧气极,真想一脚油门冲过去,这小娘儿们太气人了。

就在这个时候,劳斯莱斯幻影忽然停下了。

小姑娘赶紧陪着笑,走到车头前,半弯着腰指向停车场,那媚俗的样子让人反胃:“老板,跟我来,那边有专门为劳斯莱斯准备的超大车位……”

吱——

劳斯莱斯的后窗玻璃缓缓降下,一位蓄着小胡须的中年男人,看都没看工作人员,反而目光呆滞地盯着林萧看,先是一愣,随即像是中了电似的拉开车门跑出来。

“林先生,您这是……怎么当上司机了还?”中年男人满脸堆笑,在工作人员呆滞的目光中,来到车前,立马抽出一根烟递过去。

林萧疑惑地看着他:“我不抽烟,谁

啊?”

“鄙人张胜富,来自丽华房地产公司。”张胜富讪讪地收回烟,稍稍朝后扫一眼,看到仙女般的南宫锦,笑容更盛三分,“原来林先生陪南宫董事长来的啊,真是太巧了。”

“张总啊,久仰大名。”林萧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心里却一阵腹诽,这小子谁啊,根本不认识。

“哎哟!林先生怎么会认识我这种无名小卒,真是说笑了。”张胜富苦笑一声。

几个工作人员全傻了眼。

开劳斯莱斯的大佬,竟跟一个开破奔驰商务的司机说自己是无名小卒,这司机是何方神圣?

“们还愣着干什么?”张胜富眼见林萧没有跟自己说话的心情,迅速转身对工作人员喝道,“给林先生引路,找一个最好的车位,听到了吗?”

“好,好的张总!”小姑娘吓的脸色发白,赶紧弯着腰歉意地看向林萧。

林萧才懒得跟她一般见识:“让开吧,还挡着?”

“是是是——”

林萧一脚油门,车子直接进入停车场,随意地停了一个位置。

“这帮家伙,真是狗眼看人低,开个奔驰商务就没人权吗?”林萧没好气地下了车。

南宫锦下车后淡淡道:“行了!那么大火气干嘛?前段时间奔驰漏油事件不知道吗?现在奔驰车名声都臭了。”

“那咱明天把这破车换了,老公给换个阿斯顿马丁。”林萧笑嘻嘻地说道。

“把我卖了吧!”南宫锦哭笑不得,“集团刚有点起色,瞎花那钱干什么?”

“那又不值钱,限量版才几个亿!”林萧随意说道。

南宫锦高跟鞋一扭差点摔倒,林萧赶紧拉住她,笑道:“是不是老公太好了?太感动了?”

“就会贫!”南宫锦想笑又不敢笑,立马推开他,“快点吧,马上时间到了。”

旁边几个刚刚下车的老总,听到两人对话,都是一脸诧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