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小型广场,居然有五六十号人,有站着围观看的,有坐着下棋的。

数下来,大概设立了十七八个棋局,看起来非常的热闹。

看他们激动的神色,似乎是一个小型的挑战赛。

每个棋局都坐满了人,偏偏只有最中间的一个花白头发的老者,默默的坐在棋局座位处,他对面的座位空荡荡的。

秦言能够发现,有不少人目光看向这名花白头发老者的时候,眼里都带着火热和尊敬的神情。

甚至有人微微捏紧了拳头,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似乎是想要去挑战,但是,自知实力不够,忍耐了下来。

卓浩看到这名老者的时候,立即快步走上前去,恭敬的拱了拱手弯腰说道,“师父。”

这名老者正是象棋协会的荣誉会长,今天恰好是象棋协会每月举办一次的挑战大赛。

象棋协会在这个小型广场上,设立了几个小型赌局。

象棋协会的高手坐镇,由民间的象棋高手前来挑战。

如果赢的话可以得到一些小奖品,其实他们都不是冲着这些奖品来的,就是想要这种胜负感。

甄绝名声在外,实力确实太强,其他棋局都满了人,唯独甄绝这个棋局上没有人敢来挑战。

向阳处的她

这正是彰显了身为象棋协会荣誉会长的高傲和超绝。

甄绝看了卓浩一眼,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你来了,你这次是带了朋友一起来的?”

这只是甄绝客气的一句话,但是卓浩听到之后,立即跳了起来说道,“师父,不是的,我跟那个小混蛋没有半分半毫的关系,他在学校里边侮辱你老人家,我实在气不过就把他带过来了。”

“他说要代表清远大学挑战你,你一定要好好收拾他,让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个世界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大得多得多。”

秦言淡淡笑了一下,对着卓浩说道,“你最后这句话说的没错,这个世界真的比你想象中的要大得多。”

跟过来的那些教授,不愿意让秦言和甄绝两个人之间的决斗上升到清远大学和象棋协会上。

一个老教授颤颤巍巍的说道,“甄会长,这只是秦言和你徒弟卓浩两个人之间的一些小小的戏言,他是听说你老人家棋艺高超,就想过来见识一下,根本没有说代表清远大学挑战你的意思。”

甄绝面色傲然的看了一眼秦言说道,“像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我见的多了,很多前来挑战的人,装谦虚的或者趾高气昂的,最后都乖乖的跪在地上磕头道歉,你也不例外,所以我根本不管他到底是什么心思。”

“既然是清远大学的教授,那就表明你们清远大学向我发起了挑战。”

秦言注意到,甄绝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看来这个老头子成为了清远市象棋协会荣誉会长之后,好胜心和虚荣心就越来越强烈。

难怪一提起甄绝的时候,那些教授们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现在甄绝故意把自己跟他的挑战,强行说成了自己代表清远大学,就是想要踩着清远大学的名头,让他名气再度高涨。

卓浩看到师父,果然如同自己猜想的模样,准备狠狠的收拾秦言,并且羞辱他一顿,心里顿时感觉到得意万分。

要知道如果秦言代表清远大学挑战失败的话,他将会得到清远大学的制裁和指责。

就在他得意的时候,甄绝的声音传了过来,“卓浩,你是不是在你们清远大学的时候,这小子和你对棋让你输了,这些年我都是怎么教你的?以后要勤加练习,知道了吧。”

卓浩不明白甄绝突然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只能忍着心中的不爽,低头说道,“知道了。”

甄绝目光又看向秦言,“虽然我这个徒弟不怎么成器,但是也好歹是我精心调教,并且在你们清远大学象棋大赛上得到了二等奖,既然你能够胜了他,说明你是有一定水平的,看来你代表清远大学也是实至名归,既然你来了,那就坐下来吧,三局两胜。”

这个时候,卓浩和秦言才明白过来。

甄绝突然提起卓浩在学校里边输棋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方面是把秦言的棋艺水平给提高,另一方面也堵住了以后别人说他借题发挥或者欺负秦言的这些言论。

这些教授们看到事情已经发生到这种地步,有人已经开始联系学校的领导,有人也只能在旁边唉声叹气。

这些教授们非常重视学校的名声,虽然说清远大学和象棋协会下棋输了的话,不会引起过多的嘲笑和指责。

但是,在卓浩和他师父甄绝两个人刻意操纵之下,变成了秦言代表清远武协不知死活的来象棋协会挑战。

秦言哪里看不出来清远大学教授们沉重的心思,以及甄绝师徒两个卑鄙的想法,目光看向甄绝,嘴角带着一丝嘲弄的笑意说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你输了会怎么办?”

甄绝愣了一下,冷哼一声说道,“如果你知道老夫棋艺水平以及生平所获得的奖项,和最近连败九十多名挑战者的成就的话,你就不会说出这么无知的话语来了。”

秦言一边点头,一边朝着甄绝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说道,“既然你说自己水平这么高,那我将会在20步内将你绝杀,如果做不到,就算我输。”

这话一说出来周围所有人都傻眼了,就连闹哄哄的那些正在对战的象棋协会的人和挑战的民间高手都一个个朝着秦言看了过来。

他们仿佛在看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子,这个人怎么敢在象棋协会荣誉会长面前说出这样的大话。

卓浩气的跳脚大骂,对着他师父说道,“师父你可听到了吧,这小子有多么的狂妄,在学院的时候,他还说30步内将我绝杀,到了你面前居然比我都少了十步,他这是看不起你呀。”

甄绝气的吹胡子瞪眼,闷声闷气的对着卓浩问道,“那么30步内将你绝杀,他做到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