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胜华对自己的表外甥还是非常有信心的,双手抱臂的站在那里,等待秦言被揍成狗的画面。

连胜华一边偷眼朝着满脸关切的刘老板看了过去,正想着该怎么把这老家伙给弄出去。

因为他要让小魏把秦言打的跪在地上求饶,如果刘老板在这里看着的话,恐怕会求情的。

齐小照对着秦言喊了一声,“秦哥哥,小心啊!”

秦言做了个OK的手势,对着满脸紧张的刘老板说道,“刘老板,如果你茶室的东西被损坏了,不会让我赔吧?”

刘老板看到那保安队长的拳头都快到秦言的脸上了,这小子居然还有空跟自己说笑话,顿时急声说道,“你小心点,就算拆了我得店,我也不让你赔,你,你别受伤啊。”

刘老板生怕秦言被这壮实的保安队长给打晕了过去,那就完蛋了。

秦言眯眼看向满脸狰狞的保安队长,“如果你受了伤,你要知道是苗禾和你表舅害得你,要恨就恨他们。”

说完,秦言猛然一脚踢在保安队长的腰上。

这保安队长的拳头还没碰到秦言,整个身子就倒飞了出去,朝着装修精美的背景墙狠狠的砸了过去。

咔嚓!

价值不菲的背景墙被他硬生生砸出一个坑!

清纯美女暖冬的温度写真

刘老板差点没激动的给秦言伸出拇指哥,这小子有点能耐啊,这下他对秦言即将传授的九转十八弯更有了信心。

齐小照轻轻的呼了一口气,看她放松下来的神情,看来刚才真的紧张坏了。

连胜华满脸铁青的看着吭吭哧哧爬起来的保安队长,怒声说道,“小魏,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别让我失望!”

小魏费劲站了起来,满眼凶光的盯着秦言,“没想到你有点实力,是我小看你了,但是你如果认为我就这点能耐的话,那就是你不知天高地厚了,我十几年的武校教练不是白当的。”

这话还真的吓到了齐小照,她惊慌的说道,“秦言,要不就算了吧,真不行换个工作,我们没必要非得死磕在金泰集团的。”

刘老板也劝解说道,“是啊,小兄弟,你刚才能占上风,说明你有了当金泰公司保安的实力,如果他们公司真不要你,你来给我当贴身保镖,工资还是月入十万。”

刘老板是真的怕秦言被打坏了,如果伤到了脑子,那就更可怕了,九转十八弯的神奇泡茶之术恐怕就没了。

这话更是让对秦言极其不满的连胜华,心中更加痛恨秦言,还有苗禾,咬牙切齿的瞪着秦言,就等这个暴怒的保安队长把秦言按在地上狠狠的殴打。

“打!”刘老板凶狠的吼道。

保安队长咆哮一声,犹如蛮牛一般朝着秦言扑了过来,在距离秦言只有十几步远的时候,紧捏的拳头猛然轰了出去。

连胜华看到自己的表外甥这一拳无比惊人,激动的喊道,“好!”

刘老板对茶道和武道都有一定研究,看到这保安队长的拳头声势惊人,说道,“不好,这一拳隐隐有雷动的声音,怕是至少有金勋武者的实力了吧?”

保安队长眼里露出得意的神色,别人都以为他只是个小保安队长,却不知道他如果不是以前犯过事,怎么会以堂堂金勋武者的身份,来这块破产的公司当保安呢。

小魏带着一丝高昂的语气对着近在咫尺的秦言说道,“你能败在金勋武者的手底下,足以告慰此生了。”

秦言无语,区区一个金勋武者,曾经自己在洛州的时候,不知道杀了多少个了,这人居然在自己面前这么跳。

眼看着小魏的拳头即将轰在秦言的脸门上,秦言突然诡异一笑,问道,“你可知道内劲大师?”

小魏一愣,“那是啥玩意?”

他这个层次,确实接触不到内劲大师,也不知道内劲大师代表着什么样的实力。

刚想到这里,就感觉到自己冲入到了一团棉花之中,自己那一拳仿佛打在了无边无际的空虚处,然后就有一头狂奔的犀牛从迷雾中奔跑了出来,狠狠的撞在了他的身上。

哦呜!

小魏发出一声惨叫,身子凌空飞起,朝着身后的大玻璃窗砸了过去。

呼呼啦啦的声音过后,小魏砸破二楼的玻璃窗,从楼上摔了下去。

只是一个照面的功夫,身材魁梧的保安队长,被看似弱不禁风的秦言,一拳秒杀!

对自己的表外甥满怀信心的连胜华,难以置信的看着秦言,声音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居然真的会功夫。”

刘老板简直爱煞了秦言,他禁不住走到秦言跟前,苦苦哀求说道,“秦先生,工资我给你翻一倍,来我茶楼吧,茶叶随便喝,这里的美女服务员,你随便泡。”

刘老板开办这个茶楼的时候,挑选的服务员都是从大学毕业的学历,身高至少在168以上,体重一百斤左右,因为她们要能穿得上旗袍,要对得起这酒楼的豪华。

正替秦言开心的齐小照,听到刘老板的话,顿时心里一咯噔,幽怨的目光就盯向了刘老板。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够听懂刘老板这句话,只要秦言看上哪个美女,刘老板会力帮他追,帮他搞定。

试想,在一个美女如云的茶楼,还有一个帮你泡妞的老板,这日子简直不要太滋润。

甚至苗禾都已经把自己和秦言的位置对换了,变成自己成为这家酒楼的顾问,酒楼里是有腹肌的帅哥哥,而不是连总这种脑满肠肥的油腻中年人。

连胜华知道,秦言是不可能到自己公司里了,毕竟刘老板给出的条件太优厚。

可惜自己不能以职权欺负这个把自己表外甥打成重伤的秦言了。

秦言只是对刘老板笑了笑,随后看向连胜华,“连总,刚才你说的话还算不算数,只要我能通过保安队长的考验,就让我入公司。”

连胜华一愣,狂喜说道,“好啊,可以,你现在就是我公司的保安了,明天就开始上班。”

刘老板懊恼的叹了口气。

苗禾眼里顿时露出阴森的笑意,到了金泰集团,那就是自己和连总的地盘,除了老总林泰之外,谁敢不给自己和连总面子,那时候不是随意收拾这小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