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杀吗?”听完了余化龙的话后,王欢看着他淡淡的笑道。

“我……前辈,晚辈刚才所言句句属实,绝不敢隐瞒,天域城凶险,前辈,请三思谨慎。”余化龙深吸一口气,明白这是要决定自己生死了。

余化龙虽然出自玉虚派这样的名门大派,眼界也很高,见识过很多强者,就连仙君之间的切磋他也见识过的。可是对于王欢,余化龙是打心里的害怕,此人手段极其残忍,他的几个师兄弟,转眼间就变成了白骨,这种手段,他闻所未闻,骇人至极。

天域城出现破界石的事,就算他不告诉王欢,只要稍微打听都能知道,但是前去争夺这课破界石的人却很少,没有一点实力,那就是去送死。

哪次破界石出世,不闹的满城风雨,血流成河,现在天域城早已暗涌起伏,只要破界石现世,天域城很快就会沦为一片绞肉战场。

“不用这么谨慎,我答应过不杀,便不会杀的。”王欢看了他一眼,“留下一份地图,可以走了。”

余化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旋即感觉到身上的封印接触后,这才相信王欢是真的要放他走,虽然恢复了仙台修为,可余化龙依然不敢有一点放肆,把地图小心翼翼的奉上。

王欢收下地图,便挥手让他离开了。

余化龙退出房间后,感觉自己整个后背都是汗水,简直是死里逃生,直到出了客栈,他还像是做梦一样。

十几分钟后,王欢总算对残仙界有了一些了解,余化龙给自己的不光是地图,还有一些关于残仙界的尝试,残仙界的统治者就是各大门派。宗门控制着残仙界的城市,控制的城市越多,说明这宗门的实力越大,至于像小南村那种小地方,根本就没人管理,所以就算被人灭杀了也没人关注。

沈之瑶从内屋出来,看到王欢认真看地图,她没有出声怕打搅王欢,乖巧的倒了一杯茶放在王欢手边,然后坐在对面,托着下巴,一脸幸福的看着王欢。

王欢这才抬头看向沈之瑶,眼睛却突然一愣。

柔美纯白美女飘逸长发海边写真

沈之瑶本来就很漂亮,以前她穿的都是粗布麻衣,就难以遮挡她的清晰脱俗的气质,换上一套靓丽的衣服后,那简直就如一位从画里走出来的仙子般,粉雕玉琢,脸蛋上虽然没有化过妆,但丝毫没有减分,反而更胜一筹。

柳眉弯弯,一双眼睛水灵灵的,好像会说话一般,高挑的鼻梁,红润的小嘴,一副瓜子脸,乌黑的长发像瀑布一样的垂落而下,配上那光洁如玉一样的肌肤,美的冒泡。

“之瑶,我要去天域城了,哪里很危险,……”

沈之瑶听到这话,心口一紧,本来明媚的目光有些暗淡,她害怕王欢又丢下她。

王欢继续说道:“愿意跟我一起去吗?”

沈之瑶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轻轻地点了点头:“欢哥去哪,我就去哪。”

王欢笑了一声,“现在也知道我的身份了,我是外来者,这里的人根本就容不下我,还愿意跟着我?”

沈之瑶点了点头,说道:“我愿意,是我的丈夫,不管是外来者,还是什么,去哪里我都去哪里。再说了,我现在无家可归了,有欢哥在的地方,那就是我的家。”

王欢一愣,他都解释过了自己不是李欢,不是她的丈夫,可是沈之瑶却依然承认自己就是她的丈夫,这女人一根筋得有些可爱。

“可是,除了之外,我还有别的妻子。”王欢道。

沈之瑶并没有露出什么惊讶之色,反而理所当然的说:“我知道呀,男子汉大丈夫,谁不是有好多妻子。能成为欢哥的妻子,那是多少女子的福气呢。”

王欢有些哑然了,这才想起这残仙界与外界不一样,这里的一切习俗跟古代没什么区别。

说完这些,沈之瑶眼神里又有些黯然。

“怎么了?”王欢问道。

沈之瑶摇了摇头,不愿意说。王欢看了之后,有些不高兴的板着脸,说:“口口声声说是我的妻子,可是心里话却不跟我说……”

王欢是真的不高兴,这个沈之瑶总是替别人考虑,不顾她自己。就像上一次,如果她跟自己说已经无家可归,他也不至于抛下沈之瑶,让她自己回家,那也不会出现后面的事情。

沈之瑶看王欢不高兴,有些慌了,她之所以不愿意说,是不想麻烦王欢。

“欢哥,不是这样的,我……我……我就要跟欢哥离开这里,可是,我想……回家看看。”沈之瑶低着头,声音很细。虽然家里人把她赶出来,可是她心里还是不舍,这次出远门,很有可能要去外面的世界,她想要跟家里人道个别。

但她又担心王欢不愿意,她家里人只是普通的村民,欢哥是高高在上的上

仙,怎么可能会跟她去见家人呢?

王欢明白后,一阵无语,捏着她的手,道:“去跟家人道别,这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也是我考虑不周,带走别人家的女儿,连个招呼都没打,等会我就陪回家。”

“真的?”沈之瑶惊喜看着王欢,高兴的扑进了王欢的画里:“欢哥,对我真好。”

王欢看到她脸上的笑容,立刻着手准备,直接把客栈的老板叫来,酒楼老板来到房间,非常恭敬的说:“上仙有何吩咐?”

王欢拿出一袋灵石,说道:“去给我准备一些礼物,越丰富越好,灵石不够,再来找我。”

他知道沈之瑶在家里不受待见,这次跟她回家,必须让她高高兴兴的,能得到家人的认可,让她没有遗憾的跟自己离开。

客栈老板道:“够了,够了,上仙请稍等。”

他有些羡慕的看了沈之瑶一眼,这姑娘真是好运气,竟然成了上仙的女人,而且上仙还愿意跟她回家。真是鸡窝里飞出了金凤凰。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整整一马车的礼物出现在客栈前面。王欢看了礼物之后,对这酒楼老板选的礼物非常满意。这些礼物都非常昂贵,却又是一些生活不可缺少的用品,正合适送给村民们。

王欢道:“有劳老板了,剩下的灵石,就当这酬劳。”

“上仙折煞了,能为上仙效劳,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那个老板受宠若惊,不敢居功,把剩下的灵石拿出来,其实购买这些东西,连一块灵石都没有用完。

王欢道:“既然是赏给的,那就收着。”

说完,拉起沈之瑶的手上了马车:“之瑶,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