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唐荣一副掉魂的样子,包间里的人不有觉的背后升起一阵寒意。

“唐……唐哥,倒是说句话,这样别吓唬我们。”

刚才好几个鄙视王欢的人声音都变的不利索了,结巴的说道。

吴双兰打着冷摆子,扯了扯唐荣的衣服,问道:“老公,们老板究竟怎么说的,别吓我。”

“啪!”

唐荣一巴掌打在她脸上,道:“吓,连老子也被吓死了,倾城国际的老板就是谢芳菲,所以刚才我们见到的那个男人,就是一手通天,一夜之间能让张首富倾家荡产的神秘大佬。”

“啊……”

“怎么可能!”

现场一阵惊叫,好些人的脸上露出惧色,现在想起来还真的是一阵后怕。

“这也就是说,那辆劳斯莱斯幻影真的是他的?”

“废话,这位神秘大人物手段通天,整个上京市谁不想巴结,那辆车肯定是这里的老板买下孝敬王欢的。”唐荣懊恼的说。

“都是这个败家老娘们,非的攀比,现在好了,差点把小命都搭上了。”

洋溢着美好的期许的婚纱美女

包间里面的人脸上非常难看,这件事的起因还真的是因为吴双兰的攀比才造成的。

吴双兰的脸上也很难看,说道:“那个,他们不会对我们不利吧?”

唐荣一脸鄙夷的冷笑:“人家是什么人物,会把我们这些小虾米放在心上,好了,关于这个话题大家都忘记吧,这些大佬们都喜欢神秘,我们不要大嘴巴的传出去,免的惹到大佬们的不高兴。”

……

包间里面众人的反应,王欢他们是不知道的。

在车上,王欢充当驾驶员,谢芳菲和余青坐在后面,两人许久没有见面,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在聊。

谢芳菲不满道:“余青,这些年里究竟去哪里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余青的脸上有些犹豫之色,刚才她用手机查,也知道谢芳菲的倾城国际的规模是多大,也没有在隐瞒自己这几年的去向。

“毕业后,我遇见一个高人,她非要收我为徒,我跟她去深山老林里面修炼去了,以现在的身份地位,应该听说过修炼者吧,我就是修炼者。”

“?修炼者?”

谢芳菲增大双眼,下意识的看了王欢一眼,因为王欢也是修炼者。

王欢早就看出余青是修炼者的身份,而且修为还不低,已经达到了暗劲修为,能够在短短六七年将一个普通人教导成为一个暗劲高手,看来她遇见的那位高人还真是厉害。

他从小跟随老道士修炼,到了二十多岁才踏入暗劲,结果余青只花了六七年。

谢芳菲惊讶道:“没想到是个修炼者,看来比我混的好多了,以后我那小公司还要依靠多多关照。”

余青得意的仰起头,挥手说道:“好说好说,咱们两什么关系,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的,连老公都有我一半,这点小事算什么。”

王欢咳嗽一声:“余小姐,说话的时候能不能考虑下我的感受。”

余青瞪了王欢一眼,不客气说:“怎么着,难道我不够漂亮,配不上吗?我可是修炼者,就是们眼里面的世外高人,算起来还占我便宜,还不乐意,有意见不是。”

王欢两眼瞪圆,赶紧闭上嘴。

谢芳菲道:“好了,就别住嘴贫了,这次是出师了吗?还要过几天又要回的深山老林?”

在她看来,余青一走就是这么多年,这次如果在回去的话,那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相见。

余青道:“这次出来就没打算回去了,我的师门已经没了。”

她的话刚说完,脸上突然变了一下,说道:“王欢,在前面停车,我要下车。”

她的语气非常急迫,像是遇见了急事。

“怎么好端端就要下车,余青,我还想跟多聊聊,不行,不能下车。”谢芳菲抓住余青的手,抓的紧紧的,生怕她走了一样。

余青的脸色却变的越来越着急,强行扳开谢芳菲的手,说道:“下次吧,下次我来找,今天真的不行。”

“王欢,快点停车。”

王欢踩下刹车,还没等他说话,余青就已经下车,眨眼睛的功夫,就已经消失在他们的眼前。

谢芳菲见到闺蜜就这样离开,眼里面露出几分担忧之色:“她是不是遇到什么急事了?”

王欢笑道:“这个闺蜜可不一般,身手更是了得,受了伤还能有这样的速度,看来她是真的为好。”

“啊,她受伤了?”谢芳菲对王欢的话从来不怀疑。

王欢道:“嗯,而且伤的还不清,她这么急着下车,那是因为她的

仇家追上来,她不想连累我们,所以提前下车并且把那些人引开了。”

这也是王欢高看余青的地方,换成是别人,受了伤还被人追杀,绝对不会独自引开敌人,而是把他们叫上一起承担。

谢芳菲面露急色,道:“王欢,她会不会有危险?”

“肯定有危险,追她的人修为不弱。”王欢早就察觉到那些人的气息,只不过一直装着没看见罢了,那几个人当中,都是暗劲高手,以余青现在的受伤的状态,那是凶多吉少。

“啊?那我们能不能救她?”谢芳菲恳求的看着王欢。

虽然她也不想让王欢以身犯险,但是好闺蜜现在陷入险境,她又不能袖手旁观,只能恳求的看着王欢。

王欢把车停好,拍了拍她的冰凉的手背,说道:“放心吧,在这里等我,很快我就被她带回来。”

谢芳菲点点头,说:“嗯,要小心。”

“呵呵,几个小角色而已,还不值得我认真对待,在这里等我,千万别乱跑。”王欢交代完之后便下了车,顺着余青离开的方向追去。

大改追了十几分钟,王欢在一座废弃的厂房面前停了下来。

也正在这个时候,厂房里面,余青一脸冷漠,在她的面前,站在四个人,两男两女,四人将余青包围在废弃厂房中间,形成围攻之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