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唐昭宗挖出了庞贝古城之后,又弄上了许多博物馆。

这些博物馆,吸引了大量的大唐帝国本土,大唐海外行省的富豪加入,这些庞大的建筑,消耗了许多资金,让那些富豪一起玩起了博傻游戏。

汤章威对费雪纯说:“如果一样东西落后于时代了,它就会被称作垃圾。可是,如果它落后于时代很久了,它却会被拉出来,让人称为古董。唐昭宗挖出的那些破烂,就是那些东西。”

当然,汤章威只是感到激愤而已,唐昭宗挖出的那些东西,可不仅仅是垃圾,相反这些东西还是宝物。

汤章威的愤怒,是因为唐昭宗脑子里的皇帝系统实在是太厉害了,他一挖一个准儿。

好家伙,苏美尔人的财富被唐昭宗轻而易举的弄到了手里,现在唐昭宗又轻松的挖到了庞贝古城。

而且,唐昭宗靠着宝物,已经拉拢了一批人。

唐昭宗正是靠着这些宝物,才一二再,再而三的向那些愿意追随他的文物贩子和古董商人,以及各种富豪们出了邀请,让他们围绕在唐昭宗的身旁。

唐昭宗有些得意,不过他不愿意在大唐的意大利行省停留太久,他知道汤章威非常忌惮他,所以唐昭宗不愿意惹麻烦。

唐昭宗对何皇后说:“你搞的银行,分红式保险公司,还有期货公司,除了第一个还对百姓有所帮助之外,其他两个完是坑人的,你最好不要搞的太投入,否则别人找你麻烦时,你不好收场。”

何皇后说:“这个世界就是这样,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你作为一个大唐帝国的皇帝,你曾经受到过屈辱,我到现在还记得。我誓,以后我都不能再那么贫穷下去了,谁也不能剥夺我富裕的权力。”

唐昭宗说:“可是,你靠着坑人富裕起来,这是不对的。”

秋日的背带裤双马尾纯洁少女

何皇后说:“我们都是法律的制定者,我们只要让法律对我们偏向就行了,那些傻子根本搞不明白。只要,我们动动指头,动动嘴唇,那些傻子还不是偏听偏信。”

唐昭宗说:“我觉得这个事情,你想的太简单了。”

何皇后说:“不是我想的简单,而是你根本没有想明白,你是代表的黑暗势力,你代表腐朽和落后势力,你要和光明势力的代表汤章威他们对决,你知道吗?”

唐昭宗说:“对决就对决,你说什么我代表黑暗势力,这个我就不爱听了,我怎么就代表黑暗势力了?我觉得我代表光明势力,我活得好好的,我活蹦乱跳了,我怎么就黑暗了?”

何皇后说:“我们你是贵族,我们开始的分红式保险公司,那些期货经纪公司,我们干的尽是一些阴沟里的事情,所以我们当然是一些藏在黑暗里的人。”

唐昭宗说:“你的说法我不同意,我们还开着那个银行呢!我们也不完是黑暗呀!我们光明着呢!”

何皇后说:“银行是光明的,但是我们这样的光明代表不了我们的部,我们的本质就是吃人和吸血,我们掌管着许多的包税人。这些包税人口里的口号一个个的无比光明,一个都是空前正义,部是高大上,结果我们都是在吞噬那些人的钞票,我们就是一群吞噬百姓的吸血鬼。可是,哥特式吸血鬼没有什么不好的,那个大唐的西班牙贵族们不都是吸血鬼吗?可是,那圣十字教的教宗,不是对他们顶礼膜拜吗?”

唐昭宗说:“我明白了,怪不得我挖掘这个庞贝古城时,圣十字教的教宗给了我许多帮助,原来有这个缘故呀!”

何皇后说:“”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今朝。我们不需要怀古,这个世界上,你不踩着别人,我们就要被别人踩着了。我们为了体验民间疾苦,做过那种一个盘子,一个盘子端出来利润的工作,可是那种工作怎么样?辛苦吧!如此辛苦的工作,为什么要被我们尊重呢?你看现在,我们只要雇佣一批饿狼,他们自然会帮我们捕食那些蠢货。这些手里有些余钱的中下阶层百姓,他们本来就不陪拥有金钱。只要我们手下的那些饿狼一忽悠,他们就像是中了邪似的,乖乖乖的将手里的钱交给了我们。”

唐昭宗说:“你快别说了,我不想听这些,那些蠢货们将手里的钱双手奉上,这些人一辈子舍不得吃,舍不得喝,就为给我们作为奴隶而存在。为了报答这些奴隶,我要和那些死去的君王作战,我将到埃及去挖掘那些法老们的金字塔,这些法老们曾拥有过巨大的荣光。现在,他们安睡在地下,但是我为了获得巨大的利润,我只能打扰他们的安宁了。”

何皇后说:“我和那些混蛋在一起,我感到十分腻烦。不过,一想到这些人能够给我带来利润,我就释然了。”

虽然,汤章威在努力让大唐百姓醒悟,可是那些蠢货就是叫也叫不醒。

汤章威对费雪纯说:“那些蠢货,简直是一群白痴,他们就是愚蠢透顶,将手里的金钱,一个个白白送给了何皇后旗下的期货公司,以及分红式保险公司。”

费雪纯说:“这个世界就是傻子和骗子们在一起,那些蠢货如果不将钱交给那些人,他们也会将钱交给更坏的人,比如那些心怀不轨的民间骗子,那些开设期货经济部的家伙,和分红式保险的代理人,他们比那些保险公司和期货公司的心更黑。所以,与其让这些人把钱给赚了,不如让我把钱给赚了。”

汤章威说:“你要这样说,我也没话说了。”

唐昭宗带着人来到了大唐的埃及行省,他来到了金字塔区。

在埃及的亚历山大港附近,有许多金字塔。在这里,有无数的法老曾经拥有过权力和财富。

唐昭宗对手下说:“在金字塔里的法老是用不了财富了,可是我们却需要。”

所以,唐昭宗的手下,包围了金字塔,并开始挖掘里面的密室了。

这些密室,正是法老们安眠的地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