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会说下雨就下雨呢?”苏迎夏也同样困惑,抱起韩念,以免她被淋湿。

只有韩三千,无奈的望着半空中的某处,苦苦一笑。

夜间风冷,韩三千烧了火堆照顾好两母女,第二天一大早,便砍伐竹木,找了处背山靠水的地方,开始修建房屋。

苏迎夏则忙着采摘野果,麟龙更是被苏迎夏征用,堂堂龙族被当成了鸬鹚下水抓起了鱼。

韩念经过一夜的休息,虽然脸色不太好,身上也没有什么力气,但总算人是清醒的,暂时没什么大碍,一整天围着苏迎夏,闹腾着要给爸爸做一个大蛋糕。

一天的时间,对于韩三千这种高手而言,搭建一个简单的三室小木屋算是很轻松的事情,傍晚时分,木屋已成,一家人算是有了一个临时的落脚点。

晚间的饭桌上,韩念端着一个奇奇怪怪的蛋糕上来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韩三千,兴奋的道:“爸爸,今天是你的生日,念儿给你做的蛋糕。”

苏迎夏在旁边放下饭菜,苦笑道:“你女儿花了一天时间,用这里面的木豆给你做的蛋糕,尝尝吧。”

韩三千微微一笑,内心很暖,连自己都快忘记自己的生日了,却没想到念儿这小丫头竟然还记得。

韩三千不在多说,尝了一口,嘴中的味道如何已经不再重要,反正心已经很甜了。

吃过晚饭,苏迎夏忙着收拾家务,韩三千抱着念儿,坐在夜空之下,抬眼望着天空中的星星,听着韩三千讲的故事,有些略苍白的小脸上,时刻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爸爸,等念儿没事了,我们可以一直住在这里吗?”韩念仰着小脸,忽然问道。

安静而美好的洁白女生图片

听到这话,韩三千有些苦涩,微微一笑:“好,爸爸答应你。”

又讲了几个故事,将念儿哄睡着后,韩三千抱着她回了房间,此时,苏迎夏走了进来,见念儿睡着了,她蹑手蹑脚的拉起韩三千的手,往里屋走去。

躺回床上,苏迎夏轻轻的给韩三千的按摩着:“辛苦吗?今天盖了这么大间房子。”

“建家,哪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韩三千笑了笑,拉着苏迎夏的手,将她抱在怀里,整个人陷入了沉思。

看韩三千不说话,苏迎夏知道,韩三千又在想怎么离开这里了。

“不要那么大的压力,其实,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便是和你带着念儿,过着这种与世无争的日子。所以,其实我们出不去也无所谓啊,那个谁不是说过吗?这里的时间和八方世界不一样,所以,我们怎么也可以过上几十年安稳的日子吧,人生苦短,如果我们都是凡人的话,谁还不是几十年的寿命呢?。”苏迎夏轻轻的摸着韩三千的手,柔声道。

韩三千知道,这些话都是苏迎夏在安慰自己,他们是可以过上很长一段时间的闲暇安稳时光,然后,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那么痛苦的死在自己的面前吗?!

韩念这孩子生来就命苦,小小年纪经历了许许多多的磨练,如果还要这样死去的话,韩三千这个做父亲的,这辈子又如何能心安呢?!

况且,那些害念儿和苏迎夏的人,他韩三千还没报仇呢,他又怎么会不着急呢?!

韩三千抿抿嘴,拉着苏迎夏的手,算是接受她的好意。

苏迎夏轻轻一笑,在韩三千的嘴唇上浅浅一吻:“我知道你有自己的决定,我也从来不会阻止你,我能做的,也只有支持你,这个吻,算作奖励,加油。”

“没点其他奖励吗?”韩三千吧唧吧唧嘴巴,意犹未尽。

“没有啦,你有那个心情吗?”苏迎夏道。

“是你让我放平心态的,所以,日子要过,猪肉也得吃啊。”韩三千道。

苏迎夏一愣,等明白过来之后,顿时一顿梨花暴雨拳打在了韩三千的身上:“找死啊,你说谁是猪啊。”

不到片刻,小小的木屋里,就传来两人嬉笑的欢声笑语。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韩三千开始了他所谓的出界之路,他飞过天,甚至遁过地,就连水里也派麟龙四处察看过。

苏迎夏则每天都带着念儿,闲暇的时候,也会在灵气充足的这里打坐修炼。

时间一晃,已是一年。

这一年里,苏迎夏的修为恢复了不少,先前被扶家所下之毒封了修为,虽然扶家在韩三千“招安”后,装模做样的给苏迎夏解毒,但效果并不理想。

韩三千也明白,扶家根本不可能真心实意的治好苏迎夏,他们要的是控制自己和苏迎夏,又怎么会真心真意的去治呢?!

不过好在在这里,苏迎夏的毒性开始慢慢被消散,修为也慢慢的在恢复。

至于韩三千,人生也第一回,在一个如同氧气瓶的世界里大口的呼吸,他最吃亏的修为也在天书世界里得到了极大的补充。

不过,具体到了什么境界,韩三千并不清楚,如果单纯只算修为的话,可能已经达到了圣境。

只是韩三千的圣境,却几乎与别人不一样,因为他当初不过只是普通的悟境,便可以跃几个层次跟人家崆峒境的人打得难分难解。

如今修为再次上升一个境界的他,实力自然也是以几何倍的增长。

不过,韩三千还是高兴不起来。

这天,看韩三千已经连续闷闷不乐几天,苏迎夏拉着念儿走了过来,看着念儿在草坪上和蝴蝶嬉戏,苏迎夏笑着道:“怎么了?我看你最近增长很快,还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这已经是一年的时间了,可我的修为不过勉强到了圣境,但是,这些远远还不够。”韩三千苦恼道。

一年之内,他的修为确实上升很快,但到了最近,他感觉他遇到了瓶颈,一直都停滞不前。

“你没开玩笑吧?你修了一年,才到圣境?那你之前是什么修为?”

“好像是悟境吧,最低级的。”韩三千道。

“悟境?那你当初来救我的时候,还直接打翻了崆峒境的人?”苏迎夏一愣。

“有什么好奇怪的吗?”韩三千无辜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