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就在众人争吵的时候,赵淑媛再次开口了,“李钊一开始打的借口,是想要修补剑,但是等到了那里之后,我们发现,其实不是,或者准确的说,不是李钊最大的目的!”

“那是什么?”对于赵淑媛,赵家人还是很重视的,毕竟这个女孩子,从小就表现出了一种与众不同的天赋,甚至在家族会议上面,也是多次听从了她的意见,才会让赵家成为了如今最大的家族。

“轩辕剑!”赵淑媛开口道,“李钊的真正目的,是想要寻找轩辕剑?”

“那个传说之中的圣道之剑?”赵君一愣,当即就是站了起来,一脸严肃地看向了赵淑媛。

“没从,就是那把圣道之剑,也就是传说之中黄帝的持剑!”赵淑媛点了点头。

“那他?拿到了?”赵君的呼吸都是急促了几分,当下也是不由得开口询问道。

听到这话,赵淑媛微微一顿,然后皱起了眉头,“他回来的时候,我没有看到他手上或者是身上多出任何一件东西,但是,我觉得他得到轩辕剑了!”

“嘶!”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如果让李钊得到了轩辕剑的话,那李钊的存在,对于国安局来说,又是一个巨大的不可控因素,这种事情,万万不能发生。

“到底是拿到了,还是没有拿到?”赵靖忍不住问道,表情也是有些着急了起来,拍了拍桌子,然后盯着赵淑媛问道。

“我真的不知道!”赵淑媛摇了摇头,“从头到尾,我跟他都是在一起的,他经历的事情,我都经历过,只有最好在那个大殿的时候,我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弄晕了,是他把我背了回来,背回来之后,我们就直接离开了那里,你要说他没有得到轩辕剑,我觉得恐怕不可能!”

“毕竟如果没得到,他不会这么甘心直接离开的,可是如果得到了,那么大的一个轩辕剑,他放在那里呢?”赵淑媛苦笑了一声,缓缓地摇了摇头。

“如果让你再去一趟那个古墓,你还记不记得路?”一直沉默着的赵老爷子,突然就是开口道,脸上也是多出了一抹奇怪。

双马尾纯妹子吊带短裤白嫩肌肤嘟嘴卖萌写真图片

“我记得!”赵淑媛肯定的点了点头。

“爸,你的意思是?”听到老爷子的问题,赵靖也是忍不住看向了自家老爷子,然后一脸诧异的问道。

“再去古墓一趟!”老爷子斩钉截铁的开口道,“四处不是专门负责神秘事件吗?接下来,把重心放在腾格里沙漠上!”

“那里一定有我们不知道秘密!”老爷子再次强调道,脸上的表情也是严肃了几分。

“淑媛啊,你辛苦一趟,休息一个月,一个月后,你再次去一趟沙漠!”老爷子看向了赵淑媛,眼中满是希冀之色。

“爷爷,我只需要半个月就可以了!”赵淑媛也是点了点头。

“好!”听到这话,赵老爷子脸上也是浮现出了一抹喜色,一拍桌子便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而另一边,李钊回到了王府,日子则是清闲了不少,江嫣然已经带着张萍他们回了宁城,毕竟现在有奶茶店在手上,再加上李琛也要开学,所以不能多留。

燕京城这里,便是只剩下了韩月一个人陪着李钊。

从古墓回来,李钊着实是憋得时间有些久了,洗完了澡,便是急不可耐的钻进了韩月的房间之中。

韩月正在整理研究资料,低着头一脸的认真,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李钊进来。

看着韩月的背影,李钊心中隐约升腾起了一丝丝的火热,那窈窕有致的身材,尤其是穿着包臀裙坐在椅子上面的样子,更是让李钊有些激动了起来,当下也是忍不住搓了搓手,直接从身后一把就是抱住了韩月。

“啊!”韩月心无旁骛的整理资料,哪里想到李钊会突然袭击,尤其是那双咸猪手,直接就是抓在了不该放的位置,登时让她整个人都是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干什么呢?”李钊笑眯眯地把脑袋凑了过去,在韩月雪白的脖颈上面亲了一口。

“你,臭流氓,不要脸,住手,你,你赶紧放手,找打你!”韩月有些恼怒的开口道,伸手就是拍在了李钊的手臂上面,同时把李钊往旁边推了过去。

“哎呀,你干什么呀,都老夫老妻的了,你还在这里推推搡搡的,被外面的人听到了多不好啊!”李钊笑嘻嘻的开口道,只是眼中那贼兮兮的目光,看的韩月羞恼不已。

“不要脸,你好歹也是有地位的人了,做事怎么还这个样子,要是让外面的人知道大名鼎鼎的李钊回到家竟然是个色魔,别人会怎么想?”韩月气恼的开口道,想要伸手推开李钊,奈何李钊抱得紧紧地,愣是不肯松手,她也是无奈了起来。

“对自己的老婆这样,也叫色魔?”李钊搂住了韩月的腰,将她抱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面,然后问道。

听到这话,韩月脸色又是一红,嘴上虽然劝着李钊,可是事实上心中却是有些甜蜜。

毕竟谁不想自己的男人对自己色眯眯一点?

“你啊!”韩月轻哼了一声,戳了戳李钊的脑袋,然后道,“你知不知道,那个卡芙尼过来了,她一直在找你啊!”

“卡芙尼?”李钊愣了一下,也是反应了过来,“应该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找我,这个卡芙尼,以前隐藏的还真是深,我都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

“她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韩月也是惊讶了起来,显然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没错!”李钊点了点头,“她这次找我,是之前在欧大陆的时候便是已经说好的,只不过我去了一趟沙漠,转眼就是过去了大半个月,应该是等着急了!”

“这样吧,明天我亲自去找她!”李钊想了想,沉声道。

“不用了,她应该会自己过来的,最近几天,她天天都来得!”韩月道,只是话说了一半,又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她找你,到底是什么事情啊?这么着急不成?”

“这件事情有些特殊,你还不能知道!”李钊摇了摇头,“而且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也不是单纯的过来想要跟我利益交换的,我要跟他们的人谈谈,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